莜糖

是的,我又来群宣了
群里的千年狐急需一个对象,没啥要求,能攻他就成
占tag致歉

是的,你没看错,我又来群宣了
这里私心想要一个凤求凰
P.S.占了tag很抱歉

是的你没看错,我又来群宣了
P1 加群直通车
P2 群里许愿墙
P3 群公告
(占tag不好意思了)

写给小姐姐的文

是根据小姐姐的cg来写的,感谢观看

    我的记忆从便十年前开始,那时尚且年幼的我没了父母,被离人阁的老板从渔夫手上买下,取名为阿离。

   我被带回去当做头牌歌姬培养。我被束缚在高阁之上,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枯燥的练习。就这样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我逐渐成为了离人阁的头牌歌姬。

   看着海面上挤满了来看我表演的船篷,忽然想起别的歌姬说的话“歌姬的命运无非就是努力成为头牌,最后嫁进高门大户,当一辈子的小妾。”

    单手搭在横木上,望着远处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海面上,海水和天空被染成橙红色,一抹黄色流光顺着清风飘浮在我面前,那是只蝴蝶,她很美,黄绒绒的薄翼上略有些透明,宛若一层薄纱,翅膀上还带有些纤细精巧的细花纹,翅膀上的花纹交错着,精致而典雅唯美,我伸出手让她停在我的指尖,像是对着她喃昵般“你能想飞去哪儿就飞去哪,对吗?”蝴蝶被前来的侍者惊扰,飞走了。

    侍者交给我一封信,仔细看过后吩咐侍者告诉寄信的人今天晚上在沙滩那里等我。

    我站在的一块礁石上,看着海浪从海平线上滚滚而来。它们打在礁石上,浪花碎玉似的乱溅开来。那溅起的水花,像极一簇簇白梅,微雨似的纷落在海水里。他划着一条小船向岸边缓缓驶来,“花朵是否都是为了悦人眼目而生?”盯着他漆黑的眸子我轻声询问,“花繁一瞬,形色浮云,撇去眼前浮云,方得心之自由,你倾诉的就在你的歌舞中。”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,我从礁石上跃下来,他慌忙伸手接我。

   “带我出海转转吧。”

    虽然这离人阁是建在海上的,但这却是我第一次出海。挽起衣袖将手伸进海里,此时的大海温柔的像母亲一般,海水在亲吻过我的指尖、手背后悄悄溜走,皎洁的月光洒在海面,泛起粼粼波光,我微微侧头看着他,漫不经心地开口:

   “你一个阴阳师,为何沉缅与这离人阁?”

    他告诉我他是贺茂家的阴阳师,曾在先祖碑前允诺:我要用贺茂家的法术让不知火对我唯命是从!让家主认可我的能力!

    他苦笑一声:“不过现在看来,那可能只是一个传说。”“可是你找到了哦。”我站起来望着他笑:“你不知道吗?他们都叫我歌姬不知火。”“我果然不太适合做阴阳师吧。”我没理他,转身脱下鞋子跳上船,缓缓走着。

    看着平静的像一面镜子一样的海面,我轻轻一跃,没有去想象中的沉入海底,反而是落在海面上站住了脚,“给我念念你信里写的那首和歌吧。”我对上他惊讶的目光,笑着开口。

    他漆黑的眸子里倒影出我的身影随着他念出的合歌翩然起舞“繁樱入迷眼,花飞四月终有尽,入云天籁声,笼鸟折翅涕泪鸣,浮生水月多无奈,愿守沧浪浅低吟...”

    我站在海面之上,忽然间水袖甩将开来,衣袖舞动,似有无数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,飘摇曳曳,一瓣瓣,牵着一缕缕的沉香,海面上忽然腾升起许多的离火。为他撩起一缕发丝别在他的耳后,指尖轻抚过他的脸颊,在他的下巴小勾一下“继续念。”一个转身,继续舞下去,像是飞翔,又像步行;像是辣立,又像斜倾。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法度,纤细的和衣随风飘舞,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。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。

   

    距离那天已经过了很久了,今天侍童来告诉我,城主想要见我。

    我一踏进房间便看见满屋子都摆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盒子,而城主看起来是志在必得,他正在把玩着一株白玉兰。

   “怎么样?只要你成为我的专属歌姬,这些都是你的!”

   

    我拿起一株玉兰花放在鼻尖下轻嗅,我将那株玉兰花递给城主,“什么意思?”他拿着花看了几眼便丢到了地上。我瞟了一眼花,扔下一句话“这里没有我想要的。”我听得见城主在我身后气急败坏的咒骂,但那又与我何干呢?

   “他可是杏原城的城主!你得罪了他,要把离人阁置于何地!”我被老板丢进一间漆黑的房间里。

    城主下令把不知火是妖的这件事散播出去,谣言像瘟疫一样蔓延,迅速席卷了整个杏原城。我趴在地上一直没动,那些满怀恶意的言语透过窗户飘进来。

   “早就说她是妖了,你们还不信。”

   “像她这种女人不是妖是什么?”

   “把不知火交出来!我们要烧死她!”

    “对!烧死她!”

  

    那就是那些人真正的嘴脸啊,那无尽的恶意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他们想要把我吞噬殆尽,真讽刺啊。

   在漆黑的房间里一抹金色的流光从我眼前掠过,那是一只金蝶,我看着它停在了门上。门忽然被打开,是我的女侍者“快走!他来救你了!”

  

   他拉着我的手原本想带我从离人阁的前面走,却被村民射出的箭矢阻挡了去路,他只好带着我从后方离开,可是没想到遇上了城主。

   一柄长箭破空而来,擦着他的眼睛飞过,他痛苦的闭上左眼,勉强朝我笑笑“你别怕,有我在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 我抚上他疼的睁不开眼睛,愤怒的火焰在我的心中燃烧,远处有一团离火从海面跃出,那团离火一分为二,二分为四,不久分裂的离火不满了整个海面。

    城主指着我大声喊到“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,为民除害!”他将我护在身后,朝城主咆哮“她不是妖怪,她是阿离!”城主脸上的表情有些癫狂“我说她是妖,她就是妖!”他似乎还想与城主争论什么,我拦住他,一步步踏下台阶,走到拿着箭的仆人面前,“你要干什么,我...我要放箭了!”城主有些慌乱。

   “放他走!”当我说完这句话时,海面上的离火突然升起,那个仆人被吓得魂飞魄散,手中的弓箭掉落在地,“妖...妖!她是妖怪!”他哆哆嗦嗦地跑走了。

    我望着满天的离火没有出声,突然心口传来一阵剧痛,我低下头看见一只箭矢正插在我的左胸,城主拿着弓箭不停地哆嗦着。我拔下那柄箭,无数的灵蝶从我的胸口溢出,它们把我包裹住带离了甲板,灵蝶在空中形成了一只金色的蝴蝶,我在灵蝶里睁开眼,眼底燃烧着的是跳动的火簇。

    我缓缓落在他的面前,抚上他的脸颊,为他轻轻拭去左眼流下的血水“一直以来都很谢谢你,”看着即将要倒塌的离人阁,我伸出手毫不犹豫的将他推入海底。

   “阿离!”

    这是他最后一次叫我的名字,我被吞噬在身后的火海中“我终于自由了。”阿离和离人阁一起埋葬在了火海之中,那天晚上的火很大,大到连月亮都被染成了火红色。

在那满天的火光里我成为了不知火。

是的我又来宣群了

康康孩子叭?是个新群,没有多少人,也不是很严,望大家关注一下,群里现在比较冷清,希望来了人以后能热闹一点
(占了tag很抱歉,望凉)

没错,又是我,很抱歉我又来群宣了,卑微,我错了,不过还是康康孩子叭
(占tag还是很抱歉了)

是一个单纯的群宣
来康康孩子叭(⋈◍>◡<◍)
(占了tag真的很抱歉,请多担待)